穆里尼奥当然也看出了这个问题,但是他却没有在中场休息的时候训斥艾幻,更没有换下他的冲动,不管怎么说艾幻的作用还是非常明显的,不进球也不能怪他,只能怪亨特拉尔太习惯之前的打法,他还真就不是个可以全力以赴投身于进攻的球员。

    而拉涅利则想要的更多,他已经在休息室中开始了自己的布置“我们都知道德布劳内的水平,在座的各位都应该比他强的太多。我不否认他现在的水平长了不少,可问题是他有自身的问题,至少来说他踢球总是有点随心所欲,我们只需要等着他自己犯错就行了。而只要他犯错,我就要求你,法尔范全力进攻,明白么?你就是我们隐藏的尖刀,一定要在最关键的时候展示出来。”

    穆里尼奥也在发表自己的看法“法尔范是个值得注意的人,他最厉害的绝对不是防守,但是你们注意到没有,上半场他几乎没有过中场,一直都在自己的半场进行防守,但为什么要让这样的球员干这个呢?我觉得沙尔克在蓄力,他们在等着机会,而这个法尔范很明显就是他们最尖锐的一把尖刀,所以我们要求你们随时注意这个人的举动,千万不要放松警惕。”

    拉涅利的声音也在休息室中回荡着“马塔是什么样子的不需要我和你们说了,我想你们都是非常清楚的,而他现在踢的位置也和在沙尔克不一样了,但是我却并不觉得他现在的球涨了多少,所以只要我们站稳阵型就不需要怕他了,让他随便突击,但是尽量不要犯规,我觉得他还是想要在我们的禁区前沿骗任意球。”

    “马塔要加强射门,你这一点已经是非常重要的了,不要再横向带球了,他们应该不会犯规的了。”

    “至于亨特拉尔,我觉得他会被换下,最近一段时间他很明显已经变成了一个支点型前锋,我想下半场穆里尼奥应该会换上卢卡库,那个人应该更适合现在的局面。”

    “下半场亨特拉尔下来,换上卢卡库,卢卡库你要加强进攻,这一场比赛你不要再关注别的事情了。”

    “至于艾幻,”拉涅利终于停顿了下来,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人,于是只能慢下来半晌他才有点艰难的说道“这个人就随他去吧,他好像被现场的情绪影响到了,但是我坚信穆里尼奥不会换下他,所以我们还是要继续利用这种情况。可是一旦他要是发疯了,那么我们也就只能这样了,毕竟现在我们能用的也就是这些人了,谁也没有能力可以一对一打败他,甚至连控制他一下都做不到。德拉克斯勒,你下半场去和内田笃人一起防守他,不能给他太多的机会,但也要注意一件事,那就是不要靠的太近,因为艾幻不是你们两个人能够守得住的。”

    穆里尼奥的谈话也已经进入了尾声“这场比赛对方是有备而来的,我们虽然在上半场占尽优势,但很明显对方的反击非常厉害。他们几乎就使用最简单却又最有效的办法进行反击,我们必须有所注意,否则这场比赛会变得异常艰难。”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然后才有猛地一挥手,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似得说道“艾幻,我要你在下半场参与防守,你这条边路就交给你了,你来控制他们的反击,你明白么?”

    下半场易边再战,卢卡库果然上场,这也使得沙尔克的众将都对拉涅利敬若神明,毕竟不是谁都可以算得出对方的变化。

    但即便是这样,比赛还是很快就进入了切尔西的节奏当中,因为就连拉涅利都没想到穆里尼奥竟然改变了自己,这可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出来的改变。

    开场仅仅两分钟切尔西就改写了比分,这一次是沙尔克在主导进攻,足球传到了德拉克斯勒的的脚下,可是还没等他将足球传出来的时候就忽然看到艾幻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一下可是让他惊讶的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了。

    要知道他们已经研究了切尔西最近一大段时间的比赛了,艾幻早就不是以前那种踢法,他一直都在进攻而完全不防守了,可是现在艾幻怎么会来到中场附近呢?可就在他还没想出一个头绪的时候,艾幻就已经出脚了,他的频率太快,快得让德拉克斯勒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足球便已经从他的脚下来到了艾幻的脚下。

    艾幻得球之后立刻做出了一个马赛回旋,就那么轻松地一闪便将德拉克斯勒甩到了身后,然后直接在中场起球,足球精准的刺穿了还在观望的沙尔克防线,而刚刚上场的卢卡库已经立即启动,闪电一般从人丛之中杀了出来。

    卢卡库的速度太快,得球后便形成了单刀,他带球入禁区面对已经杀出来的张冲冷静的将足球射进了球门的左下角,比分随之变成了二比一,切尔西在下半场开场不久之后便再次领先了。

    卢卡库在上一场比赛中表现一般,他也知道自己很有可能因此就失去了穆里尼奥的关注但是谁能想到人生的际遇就是那么跌宕起伏,才不过几天之后他就再次上场,而且刚刚出发就进球了,这一点不仅让他感到兴奋,看来自己在切尔西的未来又充满光明了。

    拉涅利却紧紧地皱起了眉头,这一瞬间他马上就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像艾幻这种人从来都不是只会进攻的,他的防守也一直都非常出色,而他长时间没有参与防守竟然让全世界都忘记了他曾经是德甲中最好的自由人,但此时此刻一切后悔都已经晚了。

    切尔西打进这个进球之后再次占据了主动,艾幻和拉米雷斯两个人联手将对方的球拿了下来,然后他在中场拿球准备再次长传,此时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了影子一闪,他便知道有人在自己身后放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