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修真小说 > 斩邪问道 > 第474章 浩劫面前自问心
    经历五轮飞弹打击,异生物舰船兵临城下时,剩余的舰船已经不足六百艘,并且,外域城邦战舰的打击仍旧在持续,每日每刻,都有新的舰船像被猛然切开的多汁水果,四下喷洒汁水,又或像被微波的鸡蛋般大爆。

    后者是其能源器官被命中而激化,就会爆的格外灿烂。

    当然,六百艘生物战舰的实力并不容小窥,人类一方能出的招数都已经打出去了,无论是外域城邦的战舰,还是那些天基武器,都没有在短时间打出足够多的伤害。反过来,异生物舰船却足以个人类一方造成巨大的损害。

    它们自然也没客气,舰炮纷纷开火,同时释放出了大量生物战机。

    至于人类这方的反应,同样只能说按部就班,因为在大方向上,一切可能都被脑算机完成推演,应对策略可以所是最优解,能有所发挥的地方,也就是设备操作能力,又或运道。

    这些要素从局部看,确实挺让人振奋,像名城级的战舰西安号,完成了第一千艘最佳击毁点射击,也就是命中能源舱,令敌舰如同礼花般大爆。

    这可是舰长超过2000米的巨舰,即便是在太空背景下通过观察装置和拍摄装置记录的视频镜头,看起来也十分的震撼过瘾。绝对属于永远看不厌的礼花。

    可于全局而言,这样的优异表现,意义不大。从宏观的角度看,人类与异生物之间的战争,从来都不是热血和感性,而是数字和理性。

    为了保护最重要的设施,人类一方只能取舍,红棍级轻巡舰组成的节点能量护罩保护了星港核心等关键部位,而其余的就暴露在了对方的炮火下。

    那种被熔毁,爆炸,崩飞四射的情形,无论是现场效果,还是死亡人数,都比当初君士坦丁号爆炸惨烈十倍,就连徐长卿都看的动容。

    可那又怎样,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别看就是这六百艘舰船,如果想避免这一幕,而让人类舰队去解决它们,至少要付出300艘左右的伤损代价。

    这同样也是算出来的,现在的人类一方,也不是当初那个舰船满编,人员状态良好的大舰队群了,要想打,很多舰船就得负伤出阵,综合战斗力自然是低下的。更何况总数大减,意味着单位时间内火力输出远不及过去。

    林林总总算下来,自然是越有伤就越容易受伤。

    异生物舰队打归打,却始终不肯为扩大战果停留片刻,它们就是在按照既定模式减速,以便在进入大气层后,不会因为过快而发生事故。

    针对人类一方的所有打击,都是在保证这个的前提下完成的。

    它们都不怎么理会向它们拼命射击的太阳神光之类的轨道武器,在释放了几乎所有的生物战机之后,便一头扎进了大气层。

    这种行径,再次让徐长卿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他认为,虽然人类一方前后歼灭了三万艘异生物战舰,战果不可谓不辉煌,但就目的而言,异生物舰队的主要使命,还是达成了。

    异生物的戴森环建设正在进一步强化。

    太阳的体量巨大,别说是三万艘舰船,就是三十万艘生物舰船都如同花朵般绽放,并且全速扩张,想要搞出名堂也需要大量的时间,如今不过是条微不足道的细线。

    当然,若是计算能量摄取的话,就不能说是微不足道了。敢于建造这样的体系,本身就说明对自身的能量吸收技术非常有信心。

    异生物第三跃迁舰队,三万艘战舰仍旧在水星和太阳的之间的星域驻扎。

    之前徐长卿认为是等待能量补充。

    现在他开始怀疑这种猜想的正确性。

    根据天卫三生物研究所发回来的最新报告,按照生物战舰能量池容积计算,这些舰船现在应该已经补满了能量,仍旧不动作是为什么?

    之前觉得是一场里应外合,一举灭掉人类文明主体的策略,现在看来却又不像了。

    异生物的第一、第二跃迁舰队如果不是跃迁之后就急匆匆的赶路,而是借助太阳躲猫猫,是完全可补充完能量再从容上路的。

    那样除了外域城邦的战舰的光矛打击,几乎没有什么其他打击方式能在远程距离对它们的舰船造成致命打击。高速物质、飞弹,都不成。

    若真是那样,结果绝对与现在不同。

    虽然这样说有点事后诸葛亮,可他还是不太相信异生物是那种会为自己的傲慢付出如此代价的种群。

    对于它们而言,恐怕是没有‘傲慢’之类的概念的。它们虽然智慧,但行事风格还是比较务实质朴的。

    另外,他有种感觉,就是异生物内部也不是统一的,有不同的群体意识。像在小型带上演强突作战的那个群体,也就是超级利维坦,风格就更诡秘阴险。

    而在地球上的异生物群体意识,则有人类用兵的风范。哪怕不是很高明,但其策略思路,的确很人类。

    相应的,跃迁舰队,表现就有点傻乎乎,战术策略并不适宜,被教做人后,就干脆闷头傻冲。

    徐长卿就在想,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异生物分散于不同星域,各有各的发展。然后它们会有一根总线维系彼此的基础关系,需要的时候就认祖归宗。

    假设是这样的一个背景,那么太阳系的异生物,大约就是被唤醒的。至于是血脉的呼唤,还是能量生命的出现,就不好说了。

    而如果这样的推论成立,那么异生物跃迁舰队到来的目的就很值得商榷了。

    它们是采撷队?还是救火队?又或其他什么。

    采撷,自然就是指收割不同物种的优秀基因,一如星际争霸世界的泽格族。

    救火,或许能量生命被它们视作大敌,就像星际争霸世界只用泽格族对婆陀斯族的态度。一但发现,就及早过来摁灭,防患于未然。

    可如果是后者,拼命也要往地球内冲却的做法却又不好解释了。

    徐长卿留意到这个细节了:

    庞大的生物战舰进入大气层,其空气动力学方面的技术应用完全没有体现,也没有什么反重力装置。

    这等于是自杀!

    但另一方面,这样的质量兵器砸击地球,带来的危害也是恐怖的。

    人类一方能开火的武器已经尽全力开火了。

    外域城邦的战舰,甚至根据即时信息,光矛一直追杀到大气层内。

    那些被击毁的舰船,化作满天的流星雨飞散。异生物舰船就在这种超级礼花的陪伴下,冲向了太平洋。

    速度、质量、高度,这些舰船硬着陆的效果,跟引爆核弹的结果很相似。恐龙时代不就因一颗大质量的陨石结束的?

    联邦大总统逃离,主要也就是怕这个。

    不需要五六百那么多,有那么几十个,在世界各地开花,就等于是开启全球核大战了。

    现在这算是比较仁慈了,没有怼地面,而是冲向深海。

    可即便是这样,数百之多,也足以彻底引发全球灾害性的气候变化。

    首先就是超级大海啸。

    徐长卿觉得,日本人这次怕是真的在劫难逃了,哪怕是站在富士山上,也会被淹死!

    当然,悲剧的还有英国难民,面对这样的浩劫海啸,苏格兰高地显然远不算高。

    至于全球的其他沿海地区,那里确实还有少量的人类活动,今天,他们会见证宛如{2012}中的超级天灾,能幸存的少之又少。

    徐长卿的目光转向厦门方向,最后一批来自台湾岛的难民已经在西逃的路上。

    他们还有些几个小时的时间,目前脑算机正在计算灾害效果,很快他们就会知道是可以继续逃,还是需要就近找坚固的高处避难。

    这一波大洪水之后,苦难才算真正开启。

    在过去,人们知道大灾之后一般都有大疫。

    现代人类拥有的技术,大疫是能被克服的,尤其是这个季节。

    可有克服不了的,比如,随着异生物舰队近乎坠毁式的在太平洋深处硬着陆,亿万吨的水分和泥沙被送上平流层。

    一旦上了那个高度,像要落下来就得化许多的时间,尤其是尘埃微粒,驻留个十几年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无须怀疑,比现在的隆冬严寒更加可怕的核冬天即将到来。

    哪怕没有那么强烈的放射性沾染,但厚积的尘霾会让天空失色,接下来几年内都不会再看到蓝天,能够到达地面的光热也大为缩减。

    而在这之前,大暴雨、大暴雪、超级飓风登陆,都会在全球轮番上演。

    在这样的背景下,徐长卿估计,在俄罗斯欧洲区边境线附近、以及哈萨克斯坦东部的最大的两个难民营会发生超级崩溃。那里会成为超级天然冷冻肉仓库。

    一周时间,全球会因寒冷再死一半人,70亿人,尸骨堆砌比萨金字塔,能堆超过十万座。

    然后剩余的人在大饥荒和持续的严寒中,于一月之内再死一半!

    月球殖民地的人类,向着火星逃难中的人类,已经开始登陆暴风城的人类……无数人类看到了现场发挥的报导,无声哭泣、泪流满面。

    不需要煽情,当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再看看高原荒野中,鹅毛大雪飘飞的天地间,那一眼望不到头的营帐,就知道,他们将在寒冷中绝望的死去。

    那里有人们熟悉的亲人和朋友,那里是人类的发源地,是所有人的家,但现在,它完了……

    徐长卿站在山巅,呼啸的大风夹杂这巨量的雪花,迷蒙了视野,能见度极低,仿佛世界已经被洁白淹没。

    这是灾后第十四小时,地点是天山某段脚下,马上就要进入夜晚,在山下,很多人会在今夜死去,尤其是那些孩子。

    然而徐长卿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是看着,并且只能是在这里,他不敢下山,因为无法面对那一双双眼睛。

    当人步入极端的绝望状态后,是不会再歇斯底里的哭闹的,心若死灰,就是安静的等死。对徐长卿而言,那种表情和眼神,才是最锋利的刀。每一刀都能刺在灵魂上,刻下印迹。

    悔恨?

    愧疚?

    埋怨?

    不!这一刻,徐长卿的情绪已经凌驾于这些之上。

    虽然有些不庄重,但必须说,他现在的状态比较‘空灵’。

    在理智的尽头,在感性泯灭的灰烬中,有些东西正在孕育萌芽。

    别说你历尽千帆,别说你见证沧桑,那些小来小去的玩意,那些所谓的真情,限于格局,都不过是流于情绪的文艺。

    当星辰坠落、山崩海啸、天地倾覆,亿万人死在面前,或在绝望中即将死去,当一切震撼的连情绪都无法再有,当这远超承受能力的信息洪流如同滔天巨浪般冲刷思维,这时候还能屹立不摇的念头,才有资格称之为真,不管那是什么,那都属于你灵魂中最灿亮的那点火花。

    虽然还差一点,但,徐长卿找到了,不是在事实已成,而是在通往彻底结束却又完全无助的路上;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天下生灵。

    为自己感动易,为他人感动难。而最难的,还是在路上。

    大风吹沙路无痕,来去荒莽只一人,独行已不易,可还有爱,愿为他人献身?